特色专用料 新产品推荐

雨兰美食美文:宋代士人的美食品位

读《全唐诗》以及一些关于唐代诗人的趣闻轶事,会有这样一个印象:唐朝是诗歌的全盛时代,几乎人人都会吟诗,几乎人人都是诗人。

那么,宋代呢?宋代的文学成就最高的是词,宋代词人多?宋代的人都会填词?不,不,我个人觉得,宋代吃货比较多,随便拎出一个诗人来,都是个地地道道的吃货。

两宋时代,虽然也有战乱,有被异国侵略,被迫签订耻辱条约,军队积弱,但整体上,宋代经济是比较繁荣昌盛的,宋代的人民还是比较能够安居乐业、乐享太平的。这从宋代的大量诗词文章、从宋代画家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以及孟元老的《东京梦华录》等书中可以见出。

最近一段时间,读了大量的宋代诗人所写的关于美食的专著和诗文,觉得宋代士人在美食品位上别有特色,也别有一番意趣。宋代士人比较崇尚山野菜蔬和普通的五谷,对于大鱼大肉,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嗜好来。

真正的美食达人,是做食物的知己,在普通至极的食材中发现美味,发掘美味,创造美味,品赏美味,享受美味,乐在其中,味在其中。苏东坡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东坡为官的一生坎坷,曾经位极人臣,是宋朝的中央大员,得到当朝皇帝以及数位皇后的信赖与宠爱,也曾任职多处地方,是卓有成就的好父母官,更有着被多次贬谪的经历,最远被贬谪到海南,一生的足迹遍及宋代大半个版图,因为东坡名气大、人缘好,即使是被贬谪,也仍有朋友关照和接济,也因此吃遍了大半个天下的美食。富贵的、珍稀的食物,东坡吃过不少,普通至极的菜蔬,他也吃得津津有味,吃出美食的最高境界。这从他的诗文里以及仰慕他的后人的诗文里可见出一斑。

林洪多才多艺,能诗会画,精通饮食之道,他所著的《山家清供》一书,是历史上具有代表性的饮食文化著作之一。林洪取名为“山家清供”,也意指书中所收录的饮食是指山野人家待客时的清淡菜蔬,虽然也有自谦的意思,但字里行间流溢着林洪对清、雅、自然、本真的饮食趣味的追求。书里面关于“玉糁羹”一条,记录的是东坡食粥的故事:东坡一夕与子由饮,酣甚,捶芦菔烂煮,不用他料,只研白米为糁食之。忽投箸抚几曰:‘若非天竺酥酡,人间决无此味。’也表现了林洪对苏东坡的饮食思想的认同。在对菜品的命名上,也见出宋代士人们追求清雅脱俗的品位。书里的菜品名字,简直是太高大上了,这里略记述几个,比如拨霞供,多么高雅,富有诗意的名字,其实就是我们现在的火锅。比如进贤菜,指的是用苍耳嫩叶做成的菜。比如,傍林鲜,指的是人们在竹林边食用鲜嫩的春笋。再比如,碧涧羹,其实是一道用芹菜加油盐茴香等调料做成的菜羹。

宋代士人们更注重追求食物的本真味道。陆游是宋代著名诗人、藏书家,还是美食达人。晚年的陆游尤其喜爱食素,他曾在诗里写道:“霜余蔬甲淡中甜,春近录苗嫩不蔹。采掇归来便堪煮,半铢盐酪不须添。”经霜后的一些菜蔬滋味清淡中有甜丝丝的味道,煮这样的青菜嫩苗,陆游觉得连盐也不用加呢。当然,陆游老先生的这种饮食爱好有些过头了,加点细盐、香醋、清酱油、香油,滋味不是更加美好么?

范成大是宋代名臣、文学家、诗人,他的《秋日田园杂兴》一诗里写道:“拨雪挑来塌地菘,味如蜜藕更肥浓。朱门肉食无风味,只作寻常菜把供。”诗里所说的菘,就是我们现在常吃的大白菜,这首诗是高调赞美大白菜的醇厚甘美啊!范成大是宋代名臣,身居高位,珍馐玉盘吃过不少吧,晚年退隐于石湖的范成大,对秋霜后的大白菜依然情有独钟。

宋代著名学者、诗人王质,对于菜蔬更是深情款款,把它们当成隐居在山野的朋友,并为之赋诗吟诵。王质分别从水生的菜蔬和山野里生长的菜蔬中,各选出十种菜品,各写了十首诗深情吟诵,这里随意撷取一首咏甘菊的:“我取友兮得甘菊,髙丛低叶贮清馥,石盂幡晒乳花飞,错落纷敷间寒绿。入顾渚,入防山,所思兮何可捐,椿儿桂子争芳鲜。”菊花可以欣赏,也可以食用和泡茶喝,种菊、赏菊、食菊,倒是风雅到底啊!

安居才能乐业,人人乐业才能百业兴盛、经济发达,才能做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,宋代吃货多,宋代士人们的美食品位富有特色,其实也是经济社会繁荣的一个映射。

 
公司简介 | 新闻动态 | 产品中心 | 销售网络 | 应用研发 | 联系我们 | Copyright © 2002-2017 新濠天地注册 版权所有